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外汇汇市信息 > 文章 当前位置: 外汇汇市信息 > 文章

汇丰林燕:美元仍居高难下 外资流入助人民币走稳

时间:2019-06-1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美元见顶”几乎是所有金融机构今年的主流判断,然而,即使在美联储彻底转向鸽派后,美元仍居高难下。毕竟纵观G10国家,央行的立场几乎都在同步转鸽、下调经济增速前景, 且做空美元对G10货币还会损失近300bp(基点) 的套息优势。

  未来,美元走势究竟将如何牵动全球市场的神经?人民币能否维持稳定?在汇率波动加剧的背景下,企业又将如何对冲外汇风险?

  近期,在路孚特(Refinitiv)第八届人民币市场展望论坛期间,汇丰中国环球资本市场外汇及贵金属业务总监林燕接受了第一财经记者的专访。她表示,资本持续流入中国股债市场的预期有助人民币走稳,走势仍将强于韩元等受到强美元压力的新兴市场货币。同时,外资更倾向于对人民币资产“高抛低吸”,这将缓解“羊群效应”,对汇率形成潜在的缓冲。汇丰预计美元/人民币在2019年年底为6.75。

  她也提及,早年人民币的单边走势不复存在,双边波动的加大也使企业在外汇对冲方面的难度提升,而这对外资行而言也意味着需要针对企业做出更为针对性的策略建议和服务。

  美元短线难大幅走弱

  截至目前,美元指数报97附近,由于美元指数中60%的构成为欧元,而欧洲经济的疲软导致欧元/美元仍难站上1.14,目前徘徊于1.12左右的阶段性低位。

  自去年12月下旬以来,美元至今基本未变。考虑到美联储在1月和3月会议上的温和口吻,美元一直缺乏趋势性走势。“我们认为美元被高估了,但美元持续抛售的催化剂缺失。美联储的鸽派应提供这种催化剂。问题在于,美联储变得温和的同时,世界上大多数主要央行都变得温和。”林燕对记者表示。

  全球央行的这种平行转变主要归因于对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而这种增长的不确定性导致投资者对新兴市场资产的担忧。虽然美联储已打开美元变弱的大门,但可能需要看到全球增长前景出现稳定的迹象,才能预期新兴市场的外汇市场将出现大幅上涨。

  林燕表示,也正因如此,汇丰很早就判断“美元是矮子里的将军”。“因为似乎G10其它货币都乏善可陈,我们预计欧元/美元年底点位为1.1,即欧元继续走弱。不过,英镑也是影响美元的重要因素,我们认为目前英镑被低估,而如果英国能够避免无协议脱欧,英镑将走强, 这可能引发美元走弱。”

  此外,在去年四季度的市场恐慌性抛售下,黄金大幅走升。各大机构此前预计,在全球经济走弱、美元见顶的背景下,黄金今年有望进一步攀升。

  不过,林燕认为,目前仍只能对黄金谨慎乐观。“如果美元走弱、央行降准降息,理论上看黄金牛市,但其实问题在于,黄金是不生息资产,价格往往追随通胀呈正相关性,但过去多年来全球持续低通胀,就产生了问题。此外,在几轮QE后,市场的逻辑发生变化,在资金面宽松、经济复苏、股市走强的背景下,投资者可能并不会激进看多黄金。”目前,交易员普遍认为,基本面扑朔迷离,但从技术面来看,1360 美元/盎司是黄金重要的关口。

  外资流入助人民币走稳

  截至4月4日早间,美元/人民币中间价报 6.7055,今年以来处于区间波动。林燕也认为,尽管美元强势不减, 但比起仍面临经济疲软、资本外流压力的其它新兴市场而言,人民币将受到资本项下净流入的支持。

  今年,外资预计持续流入中国境内股、债市场。MSCI今年按计划分三个阶段(5月、8月和11月) 将A股在新兴市场指数(EMI)纳入因子从5%增加至20%,权重由约0.7%增至3.3%。汇丰股票研究团队估计,2019年可能有近750亿美元的外资流入(其中100亿美元将是“被动性流入”)。同时,富时罗素将在6月将A股浮动市值的5%加入其新兴市场指数,预计这些指数的纳入将有望在未来的5到10年间带来超过6000亿美元外资流入A股。

  同时,汇丰固定收益团队预计,由于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从4月1日开始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BBGA),将有望在未来的20个月带来超过1500亿美元的资本流入,展望未来,富时环球债券指数(WGBI)和摩根大通政府债券指数新兴市场(GBI-EM)也可能会纳入中国债券。汇丰预计,如果中国债券被三个全球主要债券指数都纳入,未来可能会带来近30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

  “近一年也发现一个积极迹象,外资投资人民币债券时并不一定都对冲外汇风险,部分更愿意获得人民币敞口,这有助人民币走强。”林燕提及,“外资也更具‘高抛低吸’的意识,有助缓解境内市场的‘羊群效应’。例如,去年一段时间外资大幅增持中国同业存单,因其收益率高,且人民币当时贬值幅度已较大,因此外资认为人民币资产被严重低估,于是开始增持加仓人民币资产,这其实也对汇率形成了缓冲,缓解市场‘追涨杀跌’的情况。”

  双边波动扩大、企业精细化管理汇率风险

  尽管人民币下行压力有限,但林燕也认为双边波动未来将持续扩大,这意味着企业的汇率风险敞口管理难度上升。

  她表示,过去几年来,随着人民币双向波动加剧,企业对汇率越来越难判断,以前由于人民币呈现单边走势,每年对美元升值是确定的情况。“因此企业的惯用模式是,每年1月就对冲整年的外汇风险,年头对冲的成本也更低。但最近几年趋势开始发生变化,单边预期消失,市场判断也时常出现分歧,企业若在年头做了全年的对冲,最后发现并非是最好的策略。此外, 有一些企业过去采用留存部分外汇的方式,但当人民币资金成本抬升时,这种做法也不理想。”

  因此,不少中国企业也开始借鉴跨国企业的外汇风险管理经验,采取更具纪律性的固定比例对冲策略。“企业会基于大趋势性的判断,例如强美元或美元见顶,制定固定的对冲比例,而不承担过多的外汇敞口,也不像过去那样过度对冲。”林燕表示,未来银行在策略咨询等方面需要对企业提供更加实时、精细化的服务。

 

责任编辑:郭建

上一篇:光有脱欧还不够 德国经济衰退风险恐令欧元雪上加霜

下一篇:美银美林:如今的外汇市场 央妈们已经“管不住”了

推荐阅读
备案ICP编号  |   QQ: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